當前位置:主頁 >> 環保新聞

行業用上海話可以將繁花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後一個

2020-08-28 14:37:20| 來源:| 編輯:| 點擊:1次

老金說,用上海話可以將《繁花》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後一個字,用普通話也完全可以,後面的修改主要就是做這個事情。

金宇澄

年过六十的金宇澄,在快六十岁时完成了《繁花》。这部本不在计划内的《繁花》在无意中启动,然后就像“一列火车就这么开动起来,停都停不下来”。 0多万字的《繁花》在和友的互二是缺乏这样的平台动中写成,让那头的老金感慨:“写作《繁花》的大半年,是人生中最愉快的大半年。”

《繁花》幾乎把國內文學界所有重要獎項拿遍了。金宇澄成爲繼王安憶之後又一摘得該獎項的上海作家。有人說“小說界的潛伏者金宇澄拿獎拿到手軟”,對“潛伏者”這一說法,老金覺得“有些誇張”,但他也不確定自己到底算不算“潛伏”。在《繁花》之前,他對外的身份介紹更多是《上海文學》雜志的。

老金当小说有 0年了。他说,做小说的起因是因为写作,写了几篇小说得了奖,就调入了《上海文学》。做做到一定程度,就会抑制自己的创作欲,“一直在挑剔别人的文章,怎么能有信心写作。”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,老金有将近20年的时间没有写作品。“但是对创作、对文学圈,我一直在场。用络的话,我这大概叫‘潜水’,光看不说话。”老金说,当然,为作者改稿,也是一个写作的过程。

2011年5月,一個偶然的機會,老金進了上海的“弄堂”閑逛。“一開始就是閑聊,然後聊著聊著就觸及我有准備的那個部分。本來是提到一個人,我就想把這個人寫下來,把他的事情告訴大家。”就這樣開始了《繁花》的寫作。

“獨上閣樓,最好是夜裏”,這是《繁花》的第一句話。這是金宇澄第一次嘗試用滬語思維進行寫作。“非常新鮮,也非常流暢,大量對話不用動腦子,就這樣流出來了。”老金說,“上寫作和一般寫作不同,沒有習慣的戒備,就像一個人‘酒後吐真言’。又像在KTV裏唱歌,有人和你互動,有人給你點贊,你就會非常開心,甚至超常發揮,把所有的儲備都調動起來。”

老金說,用上海話可將遭遇難度。很多時候不是技術、競爭以將《繁花》從第一個字讀到最後一個字,用普通話也完全可以,後面的修改主要就是做這個事情。

“很高興,這部《繁花》能夠得到茅獎評委的評價,得到他們的認同。這個無意中啓動的東西,能夠成爲連接我和讀者的橋梁,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”老金說。

現在的老金剛剛完成了一篇4萬多字的非虛構作品《火鳥:時光對照錄》,在這篇作品中,他講述了父親在抗戰時期的情報工作曆史。老金說,我寫作最初的理念很簡單,就是想把讀者不知道的事情告訴他。這麽多年過去,還是這樣。

(:葛潤)

本溪白癜風重點醫院
常德治療白癜風醫院哪家好
扭傷的常見表現有哪些
友情鏈接:
(function(){ var canonicalURL, curProtocol; //Get the tag var x=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link"); //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(x.length > 0){ for (i=0;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