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主頁 >> 綠色生活

行業以新的文學人物和認知透視當下的社會與人生

2020-08-27 06:36:10| 來源:| 編輯:| 點擊:1次

杨少衡:以新的文学人物和认知透视当下的社会与人生 -20 福建杜正蓝 杨少衡擅写新现实主义小说,他用独特的视角透视现实。

他當過知青、碾米工人、鄉村教師以及幹部,豐富的經曆是他描述鄉土中國真實容顔的基礎。

他聚焦于基層官場,但又與時代的一般趣味和一般思維習慣保持著距離。

楊少衡筆下的故事多集中表現官員這個特殊群體,以新的文學人物和認知透視當下的社會與人生。

月17日,当向杨少衡请教什么是新现实主义小说时,他笑着说: 我的小说算是吧!

篇幅取舍存乎一心

2017年初,在電視劇《人民的名義》熱播之後,許多觀衆提起了回看小說的興致,反腐題材因此成爲一個熱門閱讀題材。

擅写官员题材的杨少衡当了回 幸运儿 。其创作的《风口浪尖》出版后,再次被邀请与《人民的名义》小说同步上线。长篇小说选刊的推出,让他的作品一时热销、重版加印。

我这人络社交不活跃。早些年有人开了 杨少衡吧 ,我虽不发布东西,但却时常浏览。 杨少衡告诉,贴吧成了他吸收读者需求的一个途径,他也很重视读者中肯的意见。

中篇小说是杨少衡创作的主要方向。他坦言,中篇小说的完整性相较长篇弱化,但是一个长篇有时需要五年,甚至十年,而中篇一个月就可以完成,发表问世也快。在一次中篇小说选刊颁奖会上,杨少衡也提起了自己创作中篇小说时的疲惫感,担心题材重复,提出想转而写长篇。一位文友批评说: 你写20个中篇不算多,写满50个再说吧。 文友的话触动了他,让杨少衡暂时压下了转战长篇小说的念头,继续写中篇。

篇幅长短是一个问题,杨少衡感觉作品如何抓住读者尤其重要。从他的角度来说,个人情绪在创作中难免会放大,因此阶级的悲剧感就显得突出。 过于平淡的结局,不易打动读者,这是我写作中很注意的问题,尤其是中篇小说。而长篇小说的体量大,可以写得充分,重复的概率小。当然写长篇对我的把控力,也是一种挑战。

杨少衡近期的长篇小说《起落沉浮》(暂名)就显得比较特殊。该小说由7个中篇组成,4年完成20余万字。杨少衡将其称作 系列中篇 ,主要描写一位官员从县委副书记到市长的经历。这7个中篇发表后都被转载, 虽凑起来是一部长篇小说,但构思除了考虑各部分的完整,也要兼顾全局。汇总时则要剔除重复的交代,让它成为一个整体 。

在這4年時間裏,楊少衡穿插著寫了其他一些中短篇小說。在他看來,短篇小說是片段,中篇小說是故事,長篇小說是人生。這也是他對篇幅長短的取舍標准:依據內心對題材的感悟來做取舍。

做現實的觀察者

在楊少衡的履曆裏,他當過知青、工人、教師、領導秘書,再下到鄉鎮任職,後到市、省機關單位工作。這些豐富的經曆給了他磨煉,另一方面也給他人生閱曆。他成了觀察者,心思細膩,透視現實。

這些經曆也成了他小說的題材、素材、人物、故事以及思想的主要來源。如今,楊少衡已經退休,他告別工作崗位之後,寫作的靈感又來源于哪裏?

杨少衡发现,一些作家写作慢慢远离了生活,尤其是在功成名就之后,接触面越来越窄,敏感度随之降低。杨少衡坦言自己可能也会陷入同样的境地, 所幸,我的朋友乐意和我分享所见所闻,我本人也还感兴趣 。事情真切,加上杨少衡独特的观察视角,时常能勾起他的创作冲动。

我不会刻意地去找灵感,都是靠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去感悟。这可能是一种能力,保持对生活的一种积极状态,经常去观察、思考、接触。 杨少衡对自己灵感来源持如是看法:细水方能长流。

先感动自己,再去感动读者,这是作家常有的创作意识。但杨少衡却不属于这类感性作家,他眼中的世界相对冷静。 有了灵感后要琢磨语言、情节等。我要琢磨读者,如果让读者猜透你故事的情节,那就没有读下去的兴致了。 杨少衡说。

早年我就被指出作品没有 ,既然不擅长写感情戏,那么我就扬长避短,冷静中带点幽默和反转。 杨少衡自嘲不是 型作家,只好扬长避短。在他看来,这可能是因为观察视角与他人不同,所展现的情感自然也有所不同。

2月10日, 林继中点评杨少衡新现实主义小说读书会 上,中国社科院大学于闽梅教授评价道: 杨老师表现的是另一种感情,父爱、母爱,朋友之情,上下级之情。 杨少衡说,这些也是人间之情,也是他最擅长的。

看到美好事物从刚刚进入《傲剑》这片充满挑战的世界开始与自己内心遥相呼应,不禁啧啧叫好。 杨少衡说,他对自己与世界的联系,有寻根究底的冲动,这正是完成小说所必需的探求欲。

点燃历史的 烽火

可能是因爲離開工作崗位的緣故,雖然楊少衡密切觀察著周邊的社會生活,但他自己的創作領域也在變化。對曆史題材以及散文的創作有了更多的青睐。

從注目現實到探究曆史,楊少衡又是如何在進行轉變?

我还是依托我的经历。 杨少衡介绍他的作品《地下党》时说,这部小说的出炉,离不开他的经历。他曾在漳州市委组织部编写地方组织史,梳理了当年闽南中共地下组织的大量资料,于是产生了动笔的念头。

杨少衡的父亲是 南下干部 ,杨母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闽南地下党,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,也有了他创作小说《地下党》的灵感源泉。

有一次帮父亲整理照片,一张三位男青年的合影引起了我的注意。 杨少衡说起创作此类题材的缘由, 父亲告诉我,那是解放初期的南下战友,他们三人相聚在长泰县城开会,会后到照相馆合影。其中一位叫侯虎江,他在这张照片拍后第二天,于长泰坂里组织民工运粮时被土匪包围。他冲出包围,引开敌人,最终牺牲在河岸边,临终前还将枪拆卸扔到河里,防止土匪使用。 这张照片带给杨少衡很大冲击。 我在坂里教书时就对侯虎江的事迹有所耳闻,却不知道与我父亲还有一段渊源。 这个故事也成了杨少衡下一部小说里的重要情节。

在保持真实性的情况下,需要找到与现代读者共鸣的地方,不然读者为什么不去看历史教科书而要看小说? 杨少衡认为,需要探索历史题材和现代读者的契合点。因此,他也不断为自己充电,紧跟时代精神。

杨少衡回忆说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文友交流的黄金时期,漳州的作家群体经常在一起讨论,分享自己近期作品,指出对方作品中的一些不足,直言不讳,做彼此的第一读者。 现在大家见面几乎不谈作品,各自闷头写作。 杨少衡对此现象表示有些遗憾。

创作让杨少衡的生活饱满而有趣,他通过自己的笔,透视出现实的 影 ,这种透视源自他对现实的熟稔: 假如我是名企业家,我的 生意经 就是我的故事;假如我是名教师,那我的故事就来自校园。而我的经历始终在机关单位,我熟悉,我自然适合写这些。

手記:泥窪中見星光倒影

当下以反腐为题材的小说并不少见,从是是非非中发掘出人性的诗意,于无情处见情,于有情处见理、见法,从现状中反省历史、忧患未来,能如此者为罕见矣! 林继中教授这样评价杨少衡的新现实主义小说。

楊少衡自述,情感描寫是他小說的主旋律,例如《藍名單》裏的簡氏父子,隱晦卻深情的愛;又如《海峽之痛》中,曾經刀槍相向的兩人,最終,因爲共同的血緣,恩仇相泯,共享海峽上空同一藍天。

在杨少衡的小说中,能够感受到他那 冷静的幽默 。如:短篇小说《你没事吧》,从对 官 的解析,探索人性深处的幽暗,再到 场 上的复杂多变,玄机四伏。作者避重就轻地处理小说情节,将前途未卜却又强颜欢笑的官员刻画得淋漓精致,而结尾的一个反转又让读者猝不及防,让读者步入他布置的 陷阱 里。

杨少衡立意在严峻的现实生态里,寻踏上环球自驾之路以来找破解困局的智慧,寻找一种新的道德,寻找正能量。因此,人们称他所创作的是新现实主义小说,而非 官场小说 。

黃石較好的白癜風醫院
怎樣緩解孩子腸絞痛
北京換鎖
友情鏈接:
(function(){ var canonicalURL, curProtocol; //Get the tag var x=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link"); //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(x.length > 0){ for (i=0;i